龙卷风侵袭美国一机场 小飞机遭殃
来源:龙卷风侵袭美国一机场 小飞机遭殃发稿时间:2020-04-01 08:39:59


急诊室总有一些不可违反的规则,然而随着防护装备日益减少,这些规则也被打破。疫情初期,纽约医护人员每次去诊治时都要更换长袍和口罩,然后戴上防护装备,直到换班结束。随着医护用品供应稀缺,一名在重症监护室工作的医生说,他被要求在换班结束时上交口罩和面罩,进行消毒以备将来使用。问:3月28日荷兰一些媒体报道称,荷兰从中国购买的60余万只口罩存在质量问题,被卫生部全部召回。请问您对此有何评论?

华春莹31日表示,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蔓延扩散,特别是欧美一些国家形势严峻。各国人民一致呼吁要加强团结合作,共同应对疫情。但同时,有个别人不时发出一些刺耳声音,跟当前国际社会团结抗疫的气氛十分不和谐。“这些人试图制造一只世界上最大的锅甩给中国,让中国成为最大的替罪羊。但是,这个锅太大了,对不起,他们甩不出去的。”华春莹说,疫情是面照妖镜,人心善恶、品行高低尽显其中,一览无余。病毒不讲意识形态,也不分国家种族。面对疫情,各国命运与共,污蔑攻击、甩锅推责都弥补不了失去的时间,唯有加强团结合作,才能够尽快战胜疫情。                                                                         

“重症监护室快要爆炸了,”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外科医生得知一半特护人员感染后,自愿申请到前线去;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一名医生感慨,她每天都会经过一位病情危重、插管中的同事,不知道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纽约市一家大型医院的医生描述,这里就是“一个病毒培养皿”,有200多名医院工作者被感染;“我觉得我们都是被送进了屠宰场,”布朗克斯区雅克比医疗中心护士托马斯·莱利说道。

徐宏: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荷双方一直就共同抗击疫情保持密切沟通和良好合作。近一个多月来,随着荷兰疫情形势发展,中方致力于向荷方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对于3月28日媒体有关荷兰从中国购买的一批口罩存在质量问题的报道,大使馆高度关注,并在当晚第一时间与荷兰外交部、卫生部联系,了解核实有关情况。29日,我本人应约与荷兰医疗护理大臣范莱恩通话。范莱恩大臣表示,真诚感谢中方为荷兰抗击疫情所提供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关于荷方从中国采购的部分口罩不适宜重症病房医护人员佩戴的问题,荷方正在进一步厘清有关情况,俟有结果,将第一时间向中方通报。希望这一孤立事件不会影响两国在抗击疫情领域的友好合作。我对范莱恩大臣通报上述情况表示感谢。

【海外网3月31日|战疫全时区】美国《纽约时报》31日发表题为《护士死亡、医生生病,抗疫一线人员恐慌情绪上升》的文章,直击纽约市医院内部情况,讲述一线医护人员工作现状。

有意思的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30日称,特朗普当天在接受福克斯新闻台采访时被问到“中国散布虚假信息”问题时,表现出与蓬佩奥不同的立场。“美国之音”称,福克斯新闻台主持人问道,《华盛顿邮报》报道了有关中国、伊朗和俄罗斯针对美国的疫情应对措施发动了复杂圆熟的虚假信息运动,包括病毒源自美国的说法。特朗普回答说,《华盛顿邮报》属于假新闻,不可信。主持人打断他的话说“中国已经散布了不实信息”。特朗普回答说:“他们这么做,我们这么做。我们用不同的说法来称呼它”,“每个国家都这么做。”

《纽约时报》在报道中称,纽约市医疗系统杂乱无章,使得医护人员的感染率难以精确计算。纽约市公立医院一位发言人表示,目前不会分享有关感染医务工作者的数据。美国急诊医师学院院长也表示,全国情况不太一样,无法追踪此类数据,但危险正在加剧,到处都有医生感染。

【环球时报】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已造成3000多人死亡,但有一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的工作似乎就是天天抨击中国等其他国家。美国务院发言人3月30日称,国务卿蓬佩奥当天同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通话,谈及“反击中国和俄罗斯传播与新冠病毒有关的虚假信息和宣传活动的重要性”。蓬佩奥因其在疫情中的表现被《华盛顿邮报》称为“有史以来最差的国务卿”。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31日表示,疫情发生以来,中方与时间赛跑,与病毒抗争,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现在,很多中国企业仍在争分夺秒、夜以继日生产医疗防疫物资,为世界其他国家抗击疫情提供物资保障。我们无心、无暇也不屑于发起所谓“虚假信息运动”。 

“美国之音”称,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蓬佩奥一直在批评中国政府隐瞒疫情及散布不实信息。3月30日,他在与来自亚洲或专注报道亚洲的记者举行电话会时,再次批评“中国、伊朗和俄罗斯散布有关疫情的虚假信息”,称这些信息包括“在病毒起源问题上混淆视听,在各国抗击疫情及哪些国家在真正为全世界提供援助的问题上混淆视听”。

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在纽约流行,感染人数超过3万人,而站在一线与病毒战斗的医护人员受影响严重。在急诊室和重症监护病房,看到越来越多的同事生病,一惯冷静理性的医护人员开始感到恐慌。